主页 > 高端访谈 >

高端访谈改革开放40年特辑:父亲圆梦我归根

2018-12-29 09:17 来源:未知

  1968年8月,陶怡秀在台北呱呱坠地,新生命的诞生为这个家带来了欢声笑语,也让父亲陶礼春在终于有了血脉。陶怡秀的家庭有点“特殊”,因为她的母亲是人父亲却是人,这也是为什么父亲陶礼春是第一批自愿回陕西定居的台胞。

  陶怡秀也是听说父亲是在十六、七岁左右离开到达的。当时的陶礼春,为了逃避父母给他安排的婚姻,选择离家出走,恰好又赶上征兵。年轻的陶礼春从宁强陶家河坝一路南下,跨越海峡到。“我父亲到之后,由于严重的水土不服因此退役休养生息,一心期待早日回家,可不曾想这一等就是40年”。父亲在养病时,一直都牵挂着老家的父母,想早日回家,但却因为当时自己意气用事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告知家里人,对宁强老家的父母而言自己的儿子也是突然音讯全无。

  “父亲从部队上下来后,一直想回老家,和他一起到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可是由于当时并不好,陶礼春眼见回家无望只好暂时安顿下来,可他心里从未放弃过回家的念头。“父亲当时开了一家书店,也是在那里结识了我母亲”。陶怡秀说父亲在台北经营了一家书店,母亲则是后来去应聘的店员。母亲是地道的人,知书达理,温柔贤惠,自然而然吸引到了父亲的目光。然而母亲的娘家人并不看好这对新人,因为他们觉得父亲陶礼春是人,迟早有一天会回去,而那个时候陶怡秀的母亲该怎么办。而年近40的陶礼春早已变得成熟稳重,破除艰难险阻用自己的行动终于打动了两位老人,与陶怡秀的母亲喜结连理。

  一转眼的时间,陶怡秀已经上了初中,而这个时候也赶上了的改革开放,两岸可以实现书信沟通了。也是在那个时候,父亲陶礼春拜托自己的战友辗转多地,终于联系上了陕西宁强的老家。得知双亲和姊妹都健在的时候,陶礼春激动不已,从此开始了长达三年的书信沟通。宁强老家由陶怡秀的姑姑写信,而这边则由年轻的陶怡秀代笔。”那时的我十六七岁也是贪玩的年纪,有一次写信不及时惹父亲生气,却不想这次迟到的回信成为了父亲回老家的契机”。陶怡秀没有及时回信,父亲陶礼春以为断了联系,跪在陶家祖先牌位前老泪纵横,磕头磕到流血。“当时我吓坏了,赶紧去书店找母亲回来,才劝住了我父亲”。一夜又一夜,陶礼春因思念家乡哭湿了枕头,而温柔贤淑的妻子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经过内心的一番挣扎,母亲决定和父亲回老家看一看,那是1983年。

  1984年夏天暑假,母亲对陶怡秀和两个弟弟说一家人去国外旅游。“我还记得母亲收拾行李的时候说让我多带点喜欢的东西,我也没在意想着出去玩没必要带很多,倒是看见母亲收拾了很多行李箱。”陶家五口报团旅游到了香港,随后北上到广州再到经由郑州到阳平关,由宁强县对台办的相关人员接回宁强。“我一直以为只是回家看看爷爷奶奶,没想到这一次一待就是33年。”父母其实在一年前就回来过,并考察了才会下此决定。当时的宁强县还是个破旧的小县城,对于从回来打算定居的陶怡秀一家,县政府相关人员也是劝其三思而行,毕竟西安、汉中怎么都比这小县城要强的得多。但是父亲陶礼春却说如果说不想离开城市繁华自己完全可以不用回来,而自己回来就是侍奉双亲的,其年事已高也不愿再离开家乡。而父母其实也征求过陶怡秀的意见,如果她不愿意也可以回去。对于年纪尚小的陶怡秀来说,一方面她不愿意离开家人,另一方面陶怡秀也被的大好河山所震撼,还在新鲜期所以并没有反对父母回宁强老家的决定。“途径郑州黄河大桥的时候,我才第一次见母亲河,以前都是在教科书上和电视上对的名山大川有一些了解。真正见到风景秀丽的祖国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是无法言喻的”。

  定居宁强之后,陶怡秀一家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其实早在通信期间,宁强县对台办得知陶家台胞身份后,先后帮助陶家翻修旧房,并帮助陶怡秀的姑姑安排了工作。这一次回来,县上先解决了陶怡秀三姐弟的上学问题,然后为陶怡秀母亲安排了工作,同时新批了一块宅基地用于陶家建房居住,并且多方协调那个年代很稀有的钢筋水泥等建筑材料用于建房,可以说是多方照料无微不至了。至此,陶怡秀在学习工作、结婚生子直到2017年时隔33年才回了一趟。“在台北和舅舅、哥嫂及阿姨见面,让我不再有遗憾”。父亲陶礼春在返回后4年就去世了,但对他来说魂归故里,倒是完成心愿了。虽然时隔多年才回探亲,但对陶怡秀来讲亲情和乡愁不再是距离,自己和父亲生活在不同的年代。

  “前天我才和的阿姨视频通话了,现在沟通交流太方便了”。据陶怡秀回忆,1984年回到宁强的时候说实话物质条件确实跟不上当时的台北,“刚到宁强县城时,我有点震惊那里的房子还是木头的,街道是弯曲的,交通也不方便”。有一次陶怡秀在从汉中回宁强的盘山路上被困了一整晚。“现在宁强通了高铁,回老家连半个小时都不到”。如今漫步大街小巷,天汉大道宽阔平坦,车水马龙;一江两岸绿树成荫,游人如织;汉江桥闸,蓄起一湖碧水映新城;天汉大桥、龙岗大桥飞跨南北通四方;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流光溢彩;商业街区熙熙攘攘,一派繁华……在陶怡秀的记忆里,一步步见证了改革开放汉中日新月异的变化。

  如今的陶怡秀任汉中市中心医院感染管理办公室主任、副主任医师。从事医院感染管理工作20余年里,她一丝不苟,积极进取,先后发表多篇医学论文,获得省市大大小小各种荣誉。

  2018年12月陶怡秀获得中央改革开放40周年先进个人荣誉。无论是作为医生对待病人无微不至的关怀,还是作为政协委员建言献策陶怡秀始终秉持在其位谋其职的理念。有人曾问陶怡秀,有没有后悔过或者说责怪过母亲当年的决定,也许她会有另一场人生轨迹。“这么多年来,我也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留下来和父母一起,毕竟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在陶怡秀看来父亲当年完成了自己的心愿,而母亲跟随父亲一起回到时没有告知任何亲人最后也留在了,如果说有遗憾大概就是母亲远离了至亲吧,而自己只是与父亲血脉相承。

  古话讲人不辞路,虎不辞山,终有一天你会魂归故里,记忆中的东西总是让人难以忘怀,就像旧挂历偶尔还想去翻翻,去寻找一下逝去岁月的记忆和对往事的回忆。而家乡的记忆更是一壶陈年的老酒,醇香可口,总有品不完的味道。家乡记忆也是一副永远不能描述完的心灵画卷,因为那里有我血脉相承的根,更有浓浓的乡情和记忆中的淡淡乡愁。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